×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锦天城概况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全球网络 新闻资讯 出版刊物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订阅下载 锦天城二十周年 CN EN JP
首页 > 锦天城概况 > 文化建设 > 樱花朵朵

樱花朵朵

作者:裘索 2022-07-05111

联合时报入口


穿过长长的走道,就是地铁8号线虹口足球场站1号出口,通往鲁迅公园的绿道被花瓣染成一地粉红。170棵染井吉野张开它的枝臂,迎面而来。每年三月“春分”节气一过,樱花如约开放,这个普通的地铁站也因此被网友誉为沪上“最美地铁口”,俨然自成一个旅游景点,吸引着络绎不绝赏樱客。


但这个春天,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赏樱人错过了鲁迅公园内“中日樱花园”漫天的樱花。


其实,樱花是从华夏传入扶桑的。


日本的《樱大鉴》中记载,“最早的樱花生长在喜马拉雅山脉,后来才传入日本”。据说,樱花的原产地是中国,秦汉时期樱花就广泛种植于宫苑之中,如果真是这样,樱花可就是有2000多年的花史了。樱花在奈良时代由中国传入日本,很快受到当地人的青睐,并逐步形成了每年赏樱咏樱的习俗。


我们现在看到的樱花品种,大多诞生于江户时代,是在江户末期由江户染井村的园艺师培育出来的染井吉野樱,因深受日本民众的喜爱,而被广为种植。染井吉野渐渐地成了最具代表性的樱花品种之一,每年日本气象部门预报的“日本列岛开花前线”花讯也是以它为参照的。


曾在东京长期学习的我,会在那些春天里涌入赏樱圣地。目黑川的河道中,露出水面的石阶上飘落着一大片花瓣,静美得让我合上双眼,只想把这一幕永远地藏在心里。5年前,我曾和友人去目黑川赏樱。是日,天上下着雨,水面上的落樱在微风轻拂中飘移至水岸,形成一望无尽的粉红小岛,那从地面伸下水面的石阶也仿佛由花瓣凿就。虽然多次在这里赏樱,但在雨中的目黑川赏樱,又是另一番风景。


去九段下的皇居附近的千鸟渊赏樱,可谓另辟蹊径。夜幕彩灯下,在碧波粼粼的护城河中轻舟荡漾,那斜出下垂在水面上摇曳生姿、万般风情的夜樱,如梦似幻的仙境,让我忘了摇动手中的桨,一时不知今夕何夕。


惹人爱怜的樱花,花开固然美丽动人,花瓣随风飘落更让人震撼。在绚烂之极瞬间谢落,一如在高光之巅中毅然离场的高人。花朵虽然极柔弱,但它的亮相与谢幕,都显示着勇气。


望着“中日樱花园”的纪念石碑,昔日赏樱体验尽数浮现。10多年来,在沪留日学子在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的支持下,出资出力,携手上海日本商工俱乐部在鲁迅公园打造了一片樱花园。当年参与植树的情景,历历在目。如今,植下的樱树苗已长成樱花林。这一片片象征人民之间友好情谊的樱花树,年年开出满目的烂漫,为众多爱花人所欣赏。


我们选择鲁迅公园植樱,很大一个原因是当年鲁迅与藤野严九郎教授的师生情谊令人动容。鲁迅公园樱花丛中的“中日樱花园”的纪念石碑上,一行漂亮的红色隶书落款——“上海SORSA留日同学会、上海日本商工俱乐部”,书写着新时代下中日的民间友好。


如今,在沪留日学子已经在新虹桥中心花园种下一片新的樱花。想来假以时日,也定能够像鲁迅公园“中日樱花园”烂漫的樱花林那样,弥漫着浓浓的美,也凝结着深深的情。等到明年,让我们一起再在春日和煦的暖阳下赏樱吧。山川异域、日月同天。面对自然,樱花是给所有爱好和平、珍爱自然的人们的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