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锦天城概况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全球网络 新闻资讯 出版刊物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订阅下载 锦天城二十周年 CN EN JP
首页 > 锦天城概况 > 文化建设 > 一瓣一心康乃馨

一瓣一心康乃馨

作者:裘索 2022-05-0479

今日头条·中文导报入口


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

“母亲节”文学专辑征文之五

image.png


每每走出地铁表参道站B2出口、买花或不买花自然而然地都会走进青山花茂店,见花架上各类花器中满插的各色各型的母亲花、唤醒了奔波劳作中的自己,康乃馨飘香了、母亲节将临了,


花店将亲情渲染到极致、我的目光流连在弥漫着温馨恬静的康乃馨上,闻着清香,心里念想着千里之外的年迈的母亲——我的妈妈和婆婆,在孤独煎熬的封控中那份无助无奈,不由泪眼朦胧。


作为曾祖辈就在申城闯荡的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上海无疑是我的母亲城市,我爱它,就像爱生我养我的母亲,我爱黄浦江、这条上海的母亲河远胜于巴黎的那条风情万千的塞纳河。


image.png


封控中的母亲城市依然持续着万籁俱寂,生活在封控中的母亲依然在寂静、寂寞、寂寥中期盼着解封,我能和二位母亲相见的时间永远都在倒计时,在这满目康乃馨、最美人间五月天的春风里,白发苍苍的二位母亲,今年是否依然能够在四色康乃馨的花香中度过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节?!


年年母亲节、年年康乃馨。健康长寿的红、年轻漂亮的粉、母爱无私的白、生养感激的黄,一束四色康乃馨承载着期待和感恩。一瓣一心康乃馨、一枝一叶总关情。


每当母亲节手捧四色康乃馨,家母总会一面心花怒放,一面佯嗔薄怒:“下趟勿要再买花了,爹节娘节情人节,铜钿都给商家赚掉了,报个平安就好……”


每当这话过来,我总是调侃地对拥有65年党龄的家庭劳动模范的母亲说:“噢哟,姆妈侬晓得伐拉,侬囡儿混得还可以,赚得也不错,买买花买买所谓不实惠额东西,拉动消费,也是阿拉老百姓为国家作点小小额贡献呀……”


我深知母亲对我的深爱,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肯让我受苦委屈一秒的那一种。年轻时的一场横来车祸,从手术植骨的外科治疗到站起来、走起来的康复治疗,让待字闺中的我,人生停摆了两年,而这两年也是母亲的心一片又一片操碎的两年。手术麻醉过后的彻骨剧痛,她哀鸣恨不能代我受痛,六个月的高位石膏松绑后的超强度机械康复训练,看着咬紧牙关汗流满面的我,她潸然泪下,我知道那泪自心肺中流出——只有母亲方能流出这痛心痛肺的泪。直到现在我已年过半百,只要我们母女俩行走在外,老迈的她总会冷不防地抢拿我手中的提物,她绝不允许我有任何的负重,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拎包。


不需要贵重的礼物,一句问候就足够,从不计较任何回报,永远希望你过得好。康乃馨的那一叠叠的褶皱喻意着母亲的不断操劳,康乃馨的高洁象征着母爱的神圣,康乃馨的芳香吐露着母爱的温暖。我惯例地在母亲节给妈妈奉上康乃馨,尽管她会唠叨,但我觉得这样的唠叨很家常、很暖心、也很幸福。


在封控中即将迎来母亲节的母亲城市、期待花的使者能否像往年那样奉呈一捧并不久违的四色康乃馨。


万籁此俱寂、但余康乃馨。祝母亲、祝天下的母亲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