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锦天城概况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全球网络 新闻资讯 出版刊物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订阅下载 锦天城二十周年 CN EN JP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交易案例 > 锦天城代理吉鑫科技应诉印度对华风力发电机铸件反倾销案获低税率

锦天城代理吉鑫科技应诉印度对华风力发电机铸件反倾销案获低税率

 2017-08-233810
[摘要]2017年8月,印度商工部发布终裁裁决,将对原产于中国的风力发电机铸件征收反倾销税。其中,锦天城北京分所代理的吉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增加了1%征税幅度,显著拉开与国内其他竞争对手的税率差距。

2017年8月,印度商工部发布终裁裁决,将对原产于中国的风力发电机铸件征收反倾销税。其中,锦天城北京分所代理的吉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增加了1%征税幅度,显著拉开与国内其他竞争对手的税率差距。


印度是世界风力发电发展最为迅猛的市场之一。是世界第四大风电市场,紧追中国、美国和德国。截止2017年3月,印度风能总装机容量达32.17GW。快速发展的印度风能市场为众多中国风电企业提供了大量商机。对于风力发电机核心部件的市场,如叶片、主控系统等,印度严重依赖欧美及中国厂商。但对于风力发电机机械铸件领域,印度与中国同为世界铸铁大国。印度风力发电机铸件厂商因此野心勃勃,希望最大限度在这一领域独占本国市场,排挤中国竞争对手。


为此,印度商工部应印度唯一一家具备大型元件铸造能力的企业Larsen & Toubro Limited的申请,于2014年5月29日对中国风力发电机铸件发起反补贴调查。这是印度第一起对外反补贴调查。由于业内普遍预判印度本国铸件产业完全无法满足印度国内蓬勃发展的风能市场的需要,中国物美价廉的风机铸件是印度风电行业快速发展不可或缺的因素,印度政府不可能为了起诉方一己之私而征税。因此,反补贴调查当时并未引起中国出口企业的普遍重视,反补贴调查中,只有一家浙江企业应诉。印度商工部于2015年11月27日发布反补贴终裁裁决,唯一一家应诉企业的反补贴税率为8.78%,所有其他中国铸件企业适用13.44%的反补贴统一税率。当2016年1月19日印度海关真正下达反补贴征税令的时刻,中国风机铸件企业才猛然发觉对印出口遭遇重大危机。


真正的危机还在后面。2016年2月1日,印度商工部发布公告,在反补贴税开始征收的基础上,应同一印度企业的申请,对原产于中国的风力发电机铸件又发起反倾销立案调查。对于印度同行这一“补刀”行为,中国风力发电机铸件企业坐不住了:在当前额外缴纳13.44%的反补贴税的情况下,中国的风机铸件产品在印度市场的竞争力已经大幅削弱,如果再加征一定数额的反倾销税,中国厂商将不得不退出印度风机铸件市场。


反倾销调查开始,一反先前反补贴调查无人应诉的局面,总共有6家企业合计16个工厂提交完整答卷,积极应诉。


吉鑫科技是江苏省一家专注于研发和制造大型风力发电机组用零部件的领先企业,主要生产大功率风力发电机组用轮毂、底座、轴、轴承座等系列铸铁产品,产品年销量16万吨,是国内外著名风电企业的优质供应商。吉鑫科技对蓬勃发展的印度风电市场寄予厚望。由于错失前一轮反补贴调查应诉,在印度市场已然背负了13.44%的反补贴税,吉鑫科技下定决心在反倾销调查中要全力以赴,决不允许在反倾销调查中再次被提高征税税率,否则将失去印度这一巨大的新兴市场。吉鑫科技选择了锦天城。北京分所贸易法团队的高级合伙人向东和国际法律顾问宋清临危受命,带着团队会计师进驻吉鑫科技,开始了这次长达18个月的艰苦应诉。


根据印度反倾销法律,反倾销调查一般在12个月内结束,特殊情况下可以再延长3-6个月。反倾销立案调查后,由于印度起诉方在调查期内发生了所有权人变更,印度调查官员又中途换人,加上应诉企业众多,调查当局须要逐一实地核查。此次反倾销调查旷日持久,一再延期,最终用满了法律规定的最长的18个月的期限,这在一向极为拖沓的印度行政调查中,也属罕见。


2017年7月11日,距调查法定截止日期不到三周的时间,印度调查机关匆匆发布裁决披露,将对原产于中国的风力发电机铸件征收6.27%-35.92%的反倾销税。鉴于印度政府先前已经对中国同一产品征收了税率为8.78%-13.44%的反补贴税,依据“低税规则”,为防止双重救济,印度政府将对中国风力发电机铸件合并征收8.78%-35.92%的反倾销反补贴综合税率。因此,除先前反补贴唯一应诉企业浙江佳利维持先前8.78%的双反税率之外,吉鑫科技获得了此次反倾销应诉企业中最低的14.44%的双反税率。换言之,吉鑫科技在原先13.44%的反补贴税的基础之上,只是提高了1%的反倾销税。至此,吉鑫科技显著拉开了与其他中国竞争对手的税率差距。消息传来,所有参与应诉工作的“小伙伴们”一片欢欣鼓舞。


背景知识:风机铸件是印度发起的第一例双反调查。在对同一产品同时征收反倾销税和反倾销税的时候,存在双重救济的可能性。发起调查的政府不能在反补贴税的基础上简单地叠加征收一笔反倾销税。特别是印度和欧盟等国家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有相应的“低税规则”条款。调查机关须要同时计算倾销幅度、补贴幅度和损害幅度,比较三者高低,择其低者征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