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锦天城概况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全球网络 新闻资讯 出版刊物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订阅下载 锦天城二十周年 CN EN JP
首页 > 出版刊物 > 专业文章 > 中概股何去何从?纵观2019年美国证监会执法情况

中概股何去何从?纵观2019年美国证监会执法情况

作者:朱林海 邱梦赟 韩小西 李晨 2020-07-173260

引言:



近期有关中概股事件新闻层出不穷,从2020年4月至今的瑞幸(Luckin)事件,到5月美国参议院以全票的方式通过的《外国公司担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甚至目前仍有调查机构还在不断将视野投向中概股。加之目前政治经济局势,可以预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概股可能会面临美国监管方面的挑战。


首先回顾2020年上半年中概股的两个事件:瑞幸事件以及《外国公司担责法案》事件:


瑞幸事件:


2020年4月2日,瑞幸(Luckin)的董事会成立特别委员会(Special Committee),负责内部调查2019财年合并财务报表审计期间董事会发现的问题。根据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当日提请董事会注意的信息中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董事和几名向其汇报工作的员工存在某些不当行为,其中包括虚构某些交易;并且,建议董事会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对该高管和该些员工进行停职处理,暂停并终止涉及已查明的虚假交易的合同。根据瑞幸内部调查初步阶段的信息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额达到22亿人民币,在此期间,某些费用和开支也因此大量增加;该数字可能随着内部调查的进行而发生变更。


2020年5月19日,瑞幸发布公告称其于2020年5月15日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人员(Listing Qualifications Staff)向其发布的书面通知[1],其中上市资格人员已经决定将瑞幸的证券从纳斯达克除牌,该上市资格人员作出该除牌决定基于以下2个依据:


(1) 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第5101条规定的公共利益考量(public interest concern),起因是瑞幸于2020年4月2日以6-K表格披露的虚假交易;


(2) 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第5250条,瑞幸过去未公开披露重要信息,引用了之前被披露是虚构的虚假交易的商业模式。


外国公司担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


2020年5月21日,美国参议院以全票的方式,通过了《外国公司担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该法案主要将针对在美上市的中概股。


该法案要求某些证券发行人确定其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具体而言,若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又称“PCAOB”)因发行人聘请了不受PCAOB监管的外国会计师事务所的原因,导致PCAOB无法审核该发行人的具体审计报告,则该发行人则必须明确要求作出其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的证明。此外,根据该法案,若SEC确定发行人连续三年的审计报告均由PCAOB无法监督的外国会计师事务所准备,则SEC有权禁止该发行人的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交易。


该法案目前尚未成为法律,还需经过美国众议院批准并由总统签字。但不排除存在该法案变成最终生效的法律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美国证监会对中概股的监管力度正在不断加强,那么,对于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及其高管们,将可能面临怎样的美国监管风险?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回顾及分析2019年度美国证监会的执法情况,由此或许可从中了解美国证监会及相关监管部门的执法动向。



一、 美国证监会执法部门

(Division of Enforcement):



美国证监会执法部门(Division of Enforcement)负责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的民事执法部门。该执法部门遵从五大核心原则:(1)专注于保护散户投资者;(2)注重追究个人责任(针对向公司层次结构中各个级别的高管,包括高级管理人员、注册会计师和审计师等,进行适当处罚); (3)紧跟技术变革步伐;(4)采取补救措施,以最有效地促进执法目标;(5)不断评估其资源分配。[2]



二、美国证监会2019年执法情况概览:



美国证监会执法部门于2019年共计采取了862项执法措施,其中,526项在联邦法院作为行政诉讼单独起诉,210项根据美国证监会的行动结果或刑事部门或其他监管机构的行动结果而采取的后续行动,126项是因公众公司拖欠其向美国证监会的申请文件而被注销。[3]



三、2019年美国证监会部分执法案例:



美国证监会在其2019年执法部门年报中披露的下述案例体现了美国证监会及其执法部门(Division of Enforcement)关注财务报告的完整性、发行人披露情况的准确性以及主要惩罚重大公司不良行为的意愿程度:[4]


image.png



四、从执法情况中也可以看出,美国证监会及其执法部门关注核心之一是追究个人责任



近年来,美国证监会在针对上市公司的处罚中,也趋向于追求个人责任。根据美国证监会2019年执法部门年报,于2019年,美国证监会的独立行动中69%涉及针对一个或多个个人的指控。在美国证监会行动中受到指控的个人包括公司高层,如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以及像会计师、审计师和律师。[5]


该报告中亦披露了部分2019年主要追究个人责任的执法案例[6]:


  • B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高级会计副总裁:在一项与刑事部门同时提交的诉讼中,美国证监会指控一家上市房地产投资信托(a publicly traded 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的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高级会计副总裁欺诈性地操纵了一项关键的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指标,分析师和投资者依靠该指标来评估该公司财务业绩。美国证监会对B公司提起了诉讼(已和解),并与四名被告中的两名达成了部分和解。

  • C公司的前任首席执行官:在一项诉讼(已和解)中,美国证监会发现C公司在其前任首席执行官的指示下进行了非金钱交易(non-monetary transactions),以不当地增加其报告收入。C公司及其前首席执行官被责令分别支付500万美元和70万美元的罚款。这位前首席执行官还被要求向C公司返还210万美元的股票销售利润和基于激励的薪酬,并被禁止在10年内担任上市公司的高管或董事。

  • V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在诉讼中,美国证监会指控V公司及其两家子公司以及前首席执行官欺骗投资者,V公司通过发行公司债券和固定收益产品筹集了数十亿美元资金,同时就该公司某一产品对环境的影响提出了一系列虚假声明。

  • 一家全球信息和媒体分析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其参与了一项欺诈性计划,虚报了大约5000万美元的收入,并在关键绩效指标上做出了虚假和误导性的陈述。[7]

  • 某L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其对L公司的短期贷款机构实施了数百万美元的债券错误定价策划,L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和执行副总裁也有相关的不当行为。[8]

  • 一名首席合规官:其被控从投资者那里窃取数百万美元资金,并错误地向这些投资者承诺他们的资金将用于购买和转售百老汇演出和体育赛事的门票,而实际上,他利用投资者的资金为自己和家人谋利。[9]

  • W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其违反了《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向中国政府官员行贿,规避防止不当行为的内部会计控制,并签署了一份有关控制是否充分的虚假证明。[10]

  • R公司的前首席财务官和两名前员工:因为实现盈利目标和预测而操纵公司财务业绩而被控欺诈。[11]

  • C公司的两名前高管:参与了C公司未能披露与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相关的重大风险。[12]

  • 现已破产的替代和可再生能源服务公司B公司的四名前高管:参与了信息披露和会计欺诈。[13]



五、2019年美国证监会处罚方式概览:



罚金及没收违法所得


于2019年,美国证监会在执法行动和诉讼程序中,当事方被没收非法所得总计高达32.48亿美元,被处以的罚款总额高达11.01亿美元。2019年整年金额处罚金额比2018年高出4.04亿美元,增长约10%。以下是自2015年至2019年度罚款与没收非法所得金额:


image.png


根据2019年美国证监会执法部门年报,其声称在其每项执法行动中均寻求有针对性的制裁,以进一步实现执法目标。除上述的金钱惩罚(罚款和追缴)外,美国证监会的行动还包括各种各样的非金钱处罚:


作出承诺(Undertakings)


作出承诺要求上市公司采取积极的步骤(无论是在命令生效时还是在将来)以做到遵守法院命令的具体条款。美国证监会也有权在行政程序中对上市公司施加类似的义务。作出承诺是一种前瞻性的救济,是专门针对结案后可能发生的情况而设计。例如,要求上市公司作出承诺:要求其聘请合规顾问或监督员以向上市公司提出建议并向美国证监会人员汇报。


禁止、暂停任职/执业资格(Bars and Suspensions)


禁止、暂停任职/执业资格指美国证监会将那些其认为可能在未来从事不当行为、从而对投资者和市场造成伤害的不良行为人从关键位置上移开。因此,可能存在美国证监会禁止或暂停违法者担任上市公司的高管或董事等。


停牌(Trading Suspensions)


美国证监会还可能要求上市公司暂停任何股票10个交易日的交易。根据2019年美国证监会执法部门年报,可能导致停牌的情况包括:

  • 缺乏关于公司的最新的、准确的或充分的信息,例如当公司未提交最新的定期报告;

  • 有关公司当前经营状况、财务状况或业务交易的公开信息(包括公司新闻和报告)的准确性的问题;

  • 和有关股票交易的问题,包括内幕交易、潜在的市场操纵以及清算和结算(clear and settle)股票交易的能力。


法院命令资产冻结(Court-Ordered Asset Freezes)


美国证监会可能会向联邦法院申请紧急行动,以申请法院命令将相关涉案资产冻结。



六、结论



鉴于美国证监会2019年执法部门年报中披露的处罚案例及处罚方式,可见美国证监会目前逐渐加大了监管和处罚力度。尤其是在目前中美形势下,可以预测美国证监会将会愈加关注中概股在美国证券市场的合规事宜,并加强监管和处罚力度。


此外,从2019年报中亦可知,美国证监会的执法除追究上市公司本身责任外,亦逐渐将重点放在了追究上市公司中的个人责任,包括CEO、合规官、财务负责人员,甚至一般员工的个人责任。此外需注意的是,该美国证监会的报告仅披露了有关美国证监会的处罚情况,除此之外,中概股公司还需关注来自交易所、美国司法部的监管与执法。


另外,除美方管辖外,于2020年3月实施的中国新《证券法》第二条第四款赋予了中国证监会的“长臂管辖权”,即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因此,虽然中概股公司在美国上市,但若扰乱了中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了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则该中概股公司也或将面临来自中国境内的法律责任。


这无疑同时给计划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以及已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敲响了警钟,结合美国证监会逐渐加大的执法力度,以及中国新《证券法》“域外管辖权”,未来中概股公司在美国证券市场将会受到更多的质疑和检验,同时就其违法行为也可能同时面临来自中美两边的处罚。


综上,建议中概股公司一方面需进一步提高自身的内控,加强境内外合规,另一方面,在以后面对潜在处罚风险时,亦需要从中国与境外双层角度积极应对。


脚注


[1] Luckin Coffee Receives Delisting Notice from Nasdaq and Plans to Request Hearing,

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67582/000110465920063497/a20-20057_1ex99d1.htm


[2] 见 2019 Annual Report of Division Enforcement of 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3] 同上


[4] 同上


[5] 同上


[6] 同上


[7] Press Release 2019-186, SEC Charges Comscore Inc. and Former CEO with Accounting and Disclosure Fraud (Sept. 24, 2019), 见 https://www.sec.gov/news/press-release/2019-186.


[8] Press Release 2019-166, SEC Charges Private Lender and CEO with Fraudulent Mismarking Scheme (Aug. 29, 2019), 

见 https://www.sec.gov/news/press-release/2019-166.


[9] Litigation Release No. 24463, SEC Announces Fraud Charges in Ticket Resale Investment Scam (April 29, 2019), 

见 https://www.sec.gov/litigation/litreleases/2019/lr24463.htm.


[10] Press Release 2019-197, SEC Charges Canadian Clean Fuel Technology Company and Former CEO with FCPA Violations (Sept. 27, 2019), 

见 https://www.sec.gov/news/press-release/2019-197.


[11] Press Release 2019-51, SEC Charges Transportation Company Executives with Accounting Fraud (April 3, 2019), 

见 https://www.sec.gov/news/press-release/2019-51.


[12] Litigation Release No. 24410, SEC Charges Former Executive Officers for Their Roles in Corinthian College’s Disclosure Failures (Feb. 25, 2019), 见

 https://www.sec.gov/litigation/litreleases/2019/lr24410.htm.


[13] Litigation Release No. 24522, SEC Announces Charges in Clean Energy Services Company Fraud (June 28, 2019), 

见 https://www.sec.gov/litigation/litreleases/2019/lr245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