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锦天城概况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全球网络 新闻资讯 出版刊物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订阅下载 锦天城二十周年 CN EN JP
首页 > 出版刊物 > 专业著作 > 《论中国应对WTO争端解决的方向》

《论中国应对WTO争端解决的方向》

作者:傅东辉 冯雪薇 李烨 2020-05-01841

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降临,为了能够在美中贸易战后迅速适应新的国际贸易秩序,加强中美对全球经济和贸易的管理和争议解决,我们感到有必要把我们在入世以后亲身参与的WTO争端经历,把我们的研究和思考、得失和追求,与国人分享,为后事之师。


中国从2001年加入WTO已经18年了,在这期间,中国从一个贸易大国和经济弱国快速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对国际社会的影响与日俱增,在经济贸易领域和国际政治领域,中国已经从台下走入台中。中国入世以后的高速发展,与WTO所给予的相对和平的发展环境有很大关系,规则导向的WTO贸易秩序和WTO争端机制的保障作用,为中国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从1995年WTO建立至2019年,WTO争端起诉案件已达584起(包括部分中止程序的),24年平均每年24案。正是争端机制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对这些案件的裁决,保障着全球贸易的有序发展,协调着原始条约和新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平衡着进口国和出口国,大国和小国,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各种矛盾;推动着公平和正义与违规和滥用的较量。事实上,美中贸易战的起始点不是美国对中国的“ 301”调查,而是美国先行让WTO上诉机构瘫痪,这也从侧面表明WTO争端机制的重要地位。


从中国2001年11月加入WTO至2019年10月这18年内,WTO争端案件发生总数为343,涉及美国161(46.9%),欧盟99(28.8%),中国64(18.6%)。其中起诉案:美国62(18%),欧盟46(13.4%),中国21(6.1%)。至于被诉案:美国99(28.9%),欧盟53(15.5%),中国42(12.2%)。从起诉和被诉这两组数字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作为全球滥用贸易规则的最大受害者,在积极运用WTO争端机制捍卫合法权益方面还有差距。相反,我们在被诉案件数量上,则已非常接近欧盟,且多有败诉。那么,是我们没有遵守WTO规则?还是我们遵守了规则,却打输了官司?还是说我们在遵守规则上对规则的理解有偏差?


WTO
是以自由贸易基本理论和各项国际贸易协定为基础,以各种例外的贸易保护规则为保障而形成的一种国际贸易秩序。然而,一方面,条约赋予了各成员当局在实施贸易保护措施时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另一方面,WTO争端机制所奉行的程序公正性则往往把各成员当局贸易保护的自由裁量权给批得体无完肤。我们在与美国的争端解决中,常见的情况就是,对于同一个法律点,美国作为不同案件中的被告和原告竟然会主张完全不同的观点。甚至当你用美国的矛去戳美国的盾时,美国人还会恼羞成怒!然而,作为对程序公正性的重要性缺乏经验的中国一方来说,我们却不得不为之付出沉重代价。我们从2009年中国诉欧盟紧固件案开始参与WTO争端案件,逐渐意识到如果没有WTO争端的实践和经验,那么,WTO各项协议的条款是很难真正理解的。反过来,虽然你可能具有WTO的丰富实践经验,却是败绩导向,那么,你对WTO规则的理解可能偏差更大。换言之,只有能够取得WTO争端胜诉者,才有对WTO规则的话语权和解释权。如果有一天,中国超越美国成了全球第一大经济体,那时,中国可能会像美国一样在WTO争端案件中涉案数量占全球案例一半左右。如果那时我们对于WTO争端仍然一知半解,甚至理解有误,那么,我们就会像盲人摸象那样面对未来新的国际贸易秩序和争端。


我们曾经为中国诉欧盟紧固件案执行之诉的全胜作出了贡献。原审中上诉机构勉勉强强让中国获得了一点程序小胜,认定欧盟在某一个产品型号信息方面,没有及时让中方企业获得知情权。欧委会在执行上诉机构原审判决的再调查中,把相关信息重新披露一次,给了中方企业更长时间抗辩,然后作出与原案调查一模一样的终裁披露。而我们则抓住了程序公正性的牛头,在欧委会重新披露信息的再调查过程中,亮出了所有相反证据,最终在执行上诉程序中,获得6项上诉诉求的完胜。


紧固件案WTO争端程序走了七年,加上争端前的反倾销行政调查,从2007年直到2016年欧盟最终撤销反倾销税,前后达十年。我们国际贸易团队律师人人都先后参与了该案,也在案件中整整培养了中国一代年轻的WTO法律师。但是,如果我们不认真总结,不能从胜与败的经验教训中吸收WTO法的活的灵魂,我们将无法担当未来新的国际贸易秩序的守护者,也将白白丢失自己培养的年青一代WTO法精英。


在2015年1月出版的《论贸易救济》(傅东辉著)一书中,纳入了“紧固件案突破”一文,那时我们还未获得最终胜诉,文章题目是“中国诉欧盟紧固件案对反倾销非市场经济规则的突破”,当时我们从该案原审上诉机构裁定中悟出一个道理:程序公正性对非市场经济企业是同样适用的,这就是过去善良的人们不敢触及的一个“突破口”。按照这个“突破口”,我们制订了重新向WTO提起执行之诉的方案,并远涉印度收集证据,最终赢得全胜。这样,就有了新的一文纳入本书,即“通向WTO的胜利之路:论中国诉欧盟紧固件案全胜的意义”。这也正是新书题目的内涵:《论中国应对WTO争端解决的方向》。


本书分为十一篇,每篇中含多篇文章:


第一篇  WTO争端机制是国际贸易秩序的基本保障

第二篇  WTO争端案的前期分析

第三篇 反倾销案争议

第四篇 补贴与反补贴案争议

第五篇 关税与非关税壁垒贸易争端

第六篇  WTO争端解决程序中的第三方意见

第七篇 经典案例:美日欧诉中国稀土案

第八篇 经典案例:中国诉欧盟紧固件反倾销案

第九篇 《中国入世议定书》第 15条反倾销替代价条款“日落”的争议

第十篇 欧盟新反倾销法“市场扭曲”条款的合规性

第十一篇  WTO争端机制的不足与改革